我终于战胜了强迫症

王滋   2016-05-09 02:51:45


文/王滋

对于强迫症,大家一定不陌生,因为随着生活压力的变大,许多人都罹患了这种心理疾病。据有关资料统计,强迫症在普通人群中的患病率为1%-3%。许多名人都有强迫症,如:霍华德·休斯,贝克汉姆等。今天,我就与大家分享一下我与强迫症“八年抗战”的经历,希望对广大强迫症病友有所帮助。

(一)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是老师,母亲是工人。我从小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父母给我扫除了生活的全部障碍,使我一帆风顺地成长。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8岁那年,我坐在爸爸的自行车上,在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的路上,不小心从车上跌落,昏迷了68天。苏醒后,我留下了“走路不稳,说话不清晰”的后遗症。

一年之后,我重新回到课堂,由于身体残疾的原因,我更加重视对文化课程的学习,始终对自己严格要求。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可以说,在学业上,我没有出现过太多的烦恼。

然而,生活注定不是一帆风顺的,它会有坎坷。上初二时,我父母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父母离婚前经常争吵,导致我上课无法集中注意力,影响了我的学习。初二下学期的期末考试,我的成绩滑落到11名,这对一向追求完美的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二)

强迫症的发病一般集中于青春期,因为青春期的人格处于转型期,或者说是整合期。曾经成绩优秀的形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自卑的我,一个压抑的我。此时的我在学习上处处碰壁,我不禁怀疑自己,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

我在家是独生子,承载着父母的全部希望。看着父亲两鬓越来越多的白发,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东山再起,找回以前学业的辉煌!

从此以后,我与自己较上劲了,我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每次考试必须进前三;完成老师的作业之后,要每天加练一小时功课;每天5点半起床,11点睡觉……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自己当时制定目标是正确的,但是给自己制定不合理的目标就是揠苗助长,不切实际。过高的要求,不是逼自己成功,而是逼自己变成神经症。因为我的加倍努力,当时成绩确实进步很快。但是,我渐渐地发现自己上课容易走神,总是想一些无关紧要、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我经常想“1+1为什么等于2,人为什么分为男人和女人”(强迫性穷思竭虑);“书上的这个公式对不对,需不需要验证一下”(强迫性怀疑);“站在高处万一跳下去怎么办,看到小刀,万一拿起来把人杀了怎么办”(强迫意向)等等。有时,我把两件毫不相干的事情联系起来,看到一件事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另一件事(强迫联想);我喜欢经常洗手,虽然知道手并不太脏(强迫洗手),有时洗手的时候一定要按照顺序来,如果顺序错了,就要重新洗一遍(强迫仪式);我也经常检查门窗和煤气(强迫检查)……

虽然出现了强迫症状,但是,不论从频度还是程度,都不算太重,我还是能带着症状学习。

就这样,我中考考了569分,家交了些钱,托人让我上了当地的一所高中的重点班。

(三)

中考的成绩差强人意,我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了。我暗暗发誓:我高考不能再让父母拿出血汗钱了。

高一时,我上课不允许自己有一丝走神;做作业时,不允许自己错一道题;考试时,一定要认真答题……这些“一定”让我取得了好成绩,获得了好名次,但是也使我背负了太大的压力。上课时,我的脑子紧紧绷着,整天头痛,睡眠质量也很差。

更糟糕的是,因为我企图消灭这些不舒服的症状和焦虑的情绪,导致我的强迫症越来越严重,对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高二的某天,我崩溃了,强迫思维像漫出河堤的水一样,汹涌而至。我去医院看病,被医生诊断为强迫症,而且是重度。由于药物的影响,我在一次下楼梯时摔倒,导致颅内出血,我不得不退学了。

退学后的生活我很不适应,因为我还是对自己要求很高,我不愿看到曾经的副班长现在失去了高考的机会;我不想看到以前不如我的同学上了好的大学;我不想看到曾经发誓“不让父母失望”的愿望落空!

那段时间,我整天待在家里,不想做任何事,不断地为自己懊恼,不愿承认和面对现实,日子过得很颓废。

(四)

直到2004年的一天,我接触了森田疗法,知道了“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知道了面对现实,不逃避,不排斥症状,不消灭症状,与症状和平共处,我异常兴奋。我又参加了一些关于森田疗法的培训,老师们给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对于强迫症,有这样一种说法:方向正确,事半功倍;方向错误,南辕北辙。森田疗法就是正确的方向,它让我们承认自己的疑病素质,对待症状不对抗,不消灭,打破“精神交互作用”,从而使自己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我不断努力着,努力着,在2006年6月28日那天,我在院子里削苹果,削着削着,大脑里的强迫思维突然消失了,大脑刹那间变得清晰了,想的问题也不再那么纠结了。我知道那就是强迫症痊愈了,就像梦醒了。我高兴,我兴奋,我明白以前的努力没有白费,通过日积月累,量变引起质变,最终战胜了强迫症。

之后,我依次取得了大专、本科学历。2012年,我通过了国家心理咨询师考试,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之后在扬州租了间写字楼,创办了自己的心理咨询工作室,专门从事强迫症的研究与治疗。

虽然我从事强迫症的治疗和传播森田疗法已经3年多了,但是,我知道这项事业是任重而道远的,我会孜孜不倦地走下去,帮助更多和我一样饱受强迫症折磨的患者走出强迫症的泥沼。

《心理与健康》2016年4月第4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终于战胜了强迫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