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管齐下”,戒除酒瘾

文/姜涛 董芳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   2017-01-17 23:40:44

A先生今年56岁,是一名科级干部,性格开朗,爱交朋友,平时喜欢饮酒,有饮酒史30年。

3年前,A先生因工作岗位变动不再担任实职,工作较为清闲。A先生一边觉得工作压力减轻,一边觉得自己还没到退休年龄就已经开始类似退休的生活而心有不甘,内心常因此纠结。自工作变动以来,A先生开始在家饮酒,从一开始只有晚饭时饮酒,每次饮白酒300毫升左右,逐渐加至午饭、晚饭时均饮酒,每次均在250毫升白酒以上。随之出现记忆力减退、情绪不稳定、易发脾气等情况。家人也曾劝说A先生减少饮酒量,但A先生就是无法控制,家人也未太在意。

约8个月前,A先生开始出现晨起震颤、行动缓慢的情况,饮酒后有所好转,A先生遂开始早饭时也饮酒,每天从早到晚醉醺醺的,无法正常工作,性格明显变得自私自利,多疑,除饮酒外不关心其他人和事。近1个月来,A先生的记忆力明显下降,体检时查出转氨酶较正常值升高6倍,家人带A先生到综合医院精神卫生科就诊,医生建议住院进行戒酒治疗。

入院后,因未再饮酒,医生给A先生进行替代治疗(即用药物替代酒精以减轻戒断症状)。入院1天后,A先生突发情绪波动,说看到有人追杀自己,在病房大喊大叫,踢坏病房的门,不能继续配合治疗。医生考虑A先生存在饮酒导致的脑损伤和戒断导致的谵妄,建议转封闭病房治疗。在封闭病房进行约束后,A先生接受了戒酒治疗和营养支持治疗,并接受了心理治疗和行为指导。1个月后,A先生痊愈出院,并继续进行心理治疗3个月。目前,A先生已经戒酒6个月,未再复饮,身体状况良好,但残留记忆力减退。A先生表示会培养新的兴趣爱好,锻炼身体,以后不会再饮酒了。

提到戒酒,有人可能会说:“只要有毅力不喝酒,不就可以戒了吗?”事实上,现代医学认为,酒瘾是一种慢性脑疾患,成瘾是由于大脑结构或神经递质的传导出现问题所致。所以,戒酒并非只靠毅力就可以解决问题,戒酒治疗要基于生物—心理—社会的综合医学模式,又由于酒依赖是一种极易复发的慢性疾病,因此,治疗应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

对于合作良好,无明显心理、躯体问题的依赖程度较低的风险饮酒者、有害饮酒者,可以给予简单建议,督促其改变不良的饮酒行为习惯,减少酒精使用量和喝酒频率,保持低风险饮酒。而对于酒精依赖的患者,则需要转诊至专科或精神科接受酒精戒断治疗,包括躯体治疗和心理治疗。

戒酒的躯体治疗最重要的是避免戒断反应的产生,长期大量饮酒在突然断酒以后会出现一系列戒断症状,为减少这些症状则需要使用一些药物,因此,需要在专业医生帮助下完成。此外,还需进行营养支持等治疗。戒酒的心理治疗的关键是克服心理渴求,目前还没有一种药物可以直接消除心理渴求。但有些药物可能对减少心理渴求的程度有帮助,如纳曲酮、抗抑郁药物等,但服用这些药物仍须配合心理和行为治疗。心理治疗的内容主要包括分析讨论饮酒对自身及他人的影响,分析自己在心理和行为上存在的问题,并逐一改善。心理治疗对于预防复饮、改善社会功能有重要意义。

《心理与健康》2017年1月第1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多管齐下”,戒除酒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