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心灵穿上鞋子

文/化君   2017-01-17 23:40:53

那年,我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走出学校大门。

当我逐渐熟悉了各项业务后,便开始像机器一样,每天重复着一成不变的工作。尤其下班后,同事有的打牌,有的搓麻,有的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八卦唠嗑。这些都不是我喜欢的,于是,我就躲在屋子里看大学语文。

一天,我正在读一首唐诗,同事小贾突然站在我面前。小贾瞥一眼我手里的书,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用看怪物的眼神盯了我一会儿说:“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

虽然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可从此,我再也不敢躲在屋子里看大学语文了,我开始加入小贾的团队。

小贾常常去外面找她的朋友玩儿。她们有时天南地北地侃,有时说东家唠西家,或开开玩笑,说说笑话什么的。我觉得很是无趣,就跑到外面看星星。有时,小贾也叫上一班人去影院或歌厅,我常常被那里狂乱的声音和气场弄得头昏脑涨,甚至失眠。

后来,有同事约我学跳舞。起初,我觉得很是新鲜,可渐渐的便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心想,一天天的大好时光就这样浪费在蒙目龙的灯光和飘曳的乐曲中,实在可惜。而且如此下去,我岂不成了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那么,我的未来和梦想在哪里?

我不明白,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为什么却像走到末日似的,一点儿看不到光明和方向?!我陷入深深的苦恼和迷惘中。

一天,我把心中的苦闷说给母亲。母亲没搭我的话茬儿,她让我跟她去见一个人。我随母亲走进一扇红色木门后才知道,我们要见的人是从省城退休的老教授张爷爷。张爷爷听了我的情况后,想了一会儿说,咱们做个游戏好不好?

张爷爷把我领进院子,并让我把鞋子脱掉,然后,指着那条通向花园的红砖小路说,你去园子里,把篱笆上那朵粉色的牵牛花摘下来。可是,小路一点儿也不平坦,而且砖缝里长满带刺的蒺藜,还有散落的零星的碎玻璃片。

张爷爷看我面露难色,突然呵呵笑起来,说,是不是只有穿上鞋子才能摘下篱笆上的那朵牵牛花呀?张爷爷接着说,孩子,人生的路是用心走的,所以,只有给心灵穿上鞋子,才能走得顺畅,才能抵达你想要去的地方。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张爷爷仿佛看出我的心思,接着说,给心灵穿上鞋,就是在心里筑起一个目标和梦想。这样,心就不会轻易被外面的喧嚣和纷扰所左右,所打扰,就能心无旁骛地向着自己的目标一步步前行,人也就从心的奴隶变成心的主人了。

我顿时茅塞顿开。

回到家,经过认真梳理,我选择了与工作关系密切的写作作为业余爱好和努力目标。从此,每天下班后,我就开始读书,码字,每天都有新的收获,仿佛从一个景点走进另一个景点,脚步也变得轻盈起来。我再也不会像无头苍蝇般东突西撞了,再也不为蹉跎美好年华而长吁短叹了,再也不害怕别人异样的眼神,哪怕是挖苦和嘲笑。

“如今,每当我沉浸于实现职场梦和文学梦的幸福里,我就会想起张爷爷的那句话,人生的路是用心走的,只有给心灵穿上鞋子,才能走得顺畅,才能抵达你想要去的地方。”

《心理与健康》2017年1月第1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给心灵穿上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