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纤手为你做

文/秦湄毳   2017-01-17 23:41:12

结婚的时候,他为我选戒指,戴无名指太松,戴中指正合适,他说,“紧一下吧。”我阻止了售货员。对他说:“还可以冒充未婚女青年。”把中指钻进戒指,我笑,看他“恼”。

婚后,从未在家做过家务的我总是依赖他,大件他洗,饭菜他做,我看着,他做着,一次表姐看到我家这景象,禁不住提醒我:“可不要让你婆婆知道哦!给你做牛做马的,人家娘知道了,不知道多心疼呢!”话传到我妈那,妈劝我劝我再劝我:“你要学着烧饭给他吃,给人做媳妇要有个媳妇的样子!”

有一次他回家晚,我把冰箱里的生鸡拿来炖,等他回来惊喜得不行,细察究竟,一张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脸对着我,赶紧关严屋门:“别让邻居知道了!”原来,我炖的鸡,两只翘在外面的“凤爪”还是生的!先生说,“让人笑掉大牙!”他说,“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还是去饭店吃吧。”我于是恃宠“娇”横,仍然不做家务。

孩子来了,婆婆80岁了,管不了我们,妈妈身体不好,心有余力不足,好在政策好,单位照顾,先生侍候我的月子,“抽空”去处理工作。月子满了,先生的假也到期了,他辛苦地来去,下班就往回跑,做吃做喝洗衣物……总有他到不了岗的时候,加辅食的时候,我不能看着孩子饿得哇哇哭,我学会了给孩子蒸蛋羹,煲汤,煮粥……渐渐地还学会炒先生爱吃的菜,做先生爱吃的面……还会理发— 起初是为了“保护”孩子免去理发店,给孩子理光头,理“桃儿”,后来,小平头也上手理,再后来,还会给先生设计发型了,他爷俩得了“洁癖”似的—只在家里理发!

孩子两岁的时候,先生牛犊一样换岗实现自我,工作调动在百里之外,曾经吃喝拉撒全依赖他的我,居然担当起家里家外的一把手,从一开始的忙乱,到后来的有条不紊,先生想不到地感慨,“你真是我的‘绩优股’!”

如今的他,已重返市内工作,却一副不食烟火的样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早晨,他找不到孩子的换洗衣服,也找不到自己的换洗衣服,让他去买块姜,他拎一把葱回来……

年前是我们结婚15周年纪念日,我把结婚衣物拿出来“炫”,却发现,中指怎么也钻不进戒指里,无名指戴起来都紧绷,结婚的礼服塞不进去腰身,连现在穿的鞋子都要比原来大了一码……我莫名其妙地发呆,先生捧起我的手打趣,“削葱指沾了阳春水,变成十根白萝卜了!”

孩子说:“妈,我给您买长生肉,您吃了就永远不老。”我懊恼地说:“妈妈已经老了。”孩子说:“我爱您!妈,您老了我也爱您!”先生看着我笑,递上小红盒,“咱买更大的戒指,戴上吧,这是老公的心!”

《心理与健康》2017年1月第1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双纤手为你做